BnS|無雙(03)

Last modified date

  那晚你在自己的屋裡就寢,懷裡還抱著崑崙燐劍,以備不時之需,要是柳半夜入了魔,你還可以自保。

  再度醒來時,映入眼簾的是你租屋處那盞日光燈。

  --你前一晚,連燈沒關就睡了。

  你摸摸自己的臉頰,用力捏下去,痠麻刺痛證實了你已經清醒,稍早那些和遊戲NPC的互動,僅只是夢。

  時間也只過了八小時。

  你打開電腦登入遊戲,無日峰依然下著沒完沒了的雨,你操作角色跑遍每一棟屋子,入睡前看到的柳已經沒了蹤影,你先前在群組傳的照片和訊息也沒了。

  真是世界級的惡意。

  你無力地躺回床上,一閉上眼,便又浮現柳那張神色複雜的面孔。

  也好,幸好是夢。

  不然你怎麼捨得把柳獨自留在那?

  你想起今天上傳新片的預定行程,簡單盥洗吃完早餐後,便打開程式開始剪影片。

  一剪就是整天。

  你的工作是知名實況主的剪片師,專門幫他剪輯精華影片,因此又被稱為藥頭,youtube頻道上的訂閱也將近破萬,除了幫他人剪片外,你偶爾也會上傳門派的日常紀錄。

  剪接影片相當耗時費力,每個轉場、特效和字幕,都要逐一調整。當你完成今天的進度時,已經凌晨兩點了。

  你把影片上傳到雲端硬碟,等待給業主過目的時間,足夠讓你好好休息睡上一覺。

  你沒有再開過劍靈,也許是因為夢境太過真實,令你不想觸景傷情。

  你闔眼沉入夢鄉。

  ……

  「師父……師父!」

  熟悉的呼喚聲在你耳畔響起,你猛地坐起身--又回到了無日峰,那硬質木床和幽暗的燈籠光線,令你感覺恍如隔世。

  你攤開手掌心,打自己一巴掌。

  沒醒。

  你隱約察覺到規律--說不定「入睡」這個動作,就是往返兩個世界的關鍵。

  柳單膝跪在你身旁,似乎已經好一陣子了。

  「不是說了,喊我無雙嗎?」

  你為了維持高冷的形象,對著剛把你搖醒的柳訓誡道。

  「是……師……無雙。」柳見你沒有異狀,顯然放心許多。「您睡了一天一夜,怎麼叫都叫不醒。」

  「一天一夜……」

  是他現實世界清醒時間的一半,顯然兩邊的時間流速不同。

  「舊傷未癒,我易睡難醒……下毒的人是你,你難道會不知道?」

  你又故意出言刺激他。

  柳那冰墨色的眸子果然閃過一絲晦暗,他終究還是有些人性的,你有些欣慰又有些失落。

  說來扭曲,你鍾愛的,其實就是他刺傷你的那份背叛之心。

  「我肚子餓了,早飯做好沒?」

  前一天柳說他要負責照料你的起居,你一開始還百般不願意,如今卻使喚得相當順手。

  不樹立一點威嚴,又要被當白蓮花聖母心了,你可沒有劍靈原版故事中大俠那番純正善良的氣度。

  你只想著要怎麼玩柳而已。

  柳似乎還是有些不放心,欲言又止,最後在你冷淡的眼神下站起身。

  「我這就去準備。」

  他撩起簾子走了出去。

109.11.17

點閱: 23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Post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