魈熒|不要愁老之將至

#好感度10情侶間的膩歪情話

#海燈節任務軼事輕策莊之後

#OOC、自我解釋有、謝絕考據糾正

  --不要愁老之將至。

  熒陪著小白回到磨坊後,想起剛才佝僂老人的隻言片語,眼角一陣酸澀。

  大過年的,作這任務不難過嗎?

  被熒拉來一起做任務的魈上仙不喜人群,待在瀑布上方的木樁處等她。水聲潺潺,螢火蟲在他週身婆娑起舞,青色的風縈繞不散。熒低落地走向仙人,他見熒這般模樣,罕見地沒有冷聲「無聊、無能、無法理解」三連,只是靜靜瞅著旅行者。

  魈蹙眉,輕聲說道,「生老病死乃人間常理。」

  「我只是想到,你是仙人,自然與天同壽;而我只是凡人,我老了之後,會不會就把你給忘了……」

  熒越說越小聲,他的金眸隱隱透著足以將瀑布凍結的冷意--熒很熟悉這個眼神,每回她在作死邊緣反覆橫跳時,魈就會這樣瞅著她。

  然後無可奈何地遷就她的行為。

  魈闔眼又睜眼,似是顧及熒的心情,斂起那份屬於仙人超凡脫俗的冰冷,一聲輕嘆几不可聞,嗓音軟化幾分,篤定說道,「不會忘的。」

  「你……你哪裡來的把握?」

  「妳醒來前睡了幾百年,外觀都沒變化過,妳的體質不可與凡人相提並論。」

  令人悲憤的鋼鐵直男。

  兩人也交往一段時日了,熒本來還料想魈上仙受她荼毒這麼久,總有些潛移默化的可能,說出「每天寫一封情書一字一句讀給失憶的她聽」這些安慰話,應該不會太難。

  沒想到她還是太高估她的小仙男了。

  情書對於法力無邊的夜叉仙人來說,不過俗物。

  「情書……?」魈握住她的下巴,低頭望進她的金眸,「妳又在萬文集舍那看了什麼閒書?」

  糟,她自言自語說出來了。

  她確實在萬文集舍找到一本據說來自異邦的書,是一名年輕詩人寫給其夫人的情書合集。

  這宛如逼供的畫面,不知情的旁人還以為她是夜魅,不慎被護法夜叉逮住,即將斬殺於和璞鳶下。

  「舉例來說,就是將『我好喜歡你』寫在紙上,是一種能夠跨越時空的載體。即使你不在我身邊,我想你的時候,就能拿出來看一看。」熒反握住魈的手,隔著手套感受到他的體溫,順勢討巧埋入他的掌心,臉頰輕輕蹭著撒嬌。

  「妳若想見到我,直呼我名便是,隨時隨地,我都會趕來,不需多此一舉。」

  熒還在盤算如何才能拐到魈上仙的情書,他的額頭便靠了過來。

  熒聞到他身上那股低調好聞的清心香氣,金柏和香爐碰撞的清脆聲響,他氣息和聲音形成天然屏障,將她圈在使人安心的範疇裡。

  「但如果哪天,我真的把你給忘了呢?」

  魈靜默半晌,「我會陪妳去望舒客棧賞月,去璃月港放霄燈,去慶雲頂摘清心,親自為妳尋回這些記憶。」

  一字一句他說得平淡,金眸卻通透熾熱。

  他說過,不管旅行者是否後悔,他們之間的關連已經太多,要放棄已經來不及了。

  這些她絞盡腦汁連拐帶騙才能得到他一次首肯的邀約,他反過來主動帶她重新走一遍。

  仙人再怎麼不食人間煙火,終究還是被她給染上煙火氣息了。

  「好,這答案我喜歡,就當勉強及格了。」

  熒莞爾,髮間的白花隨風搖曳,她張手環抱少年仙人的窄腰,魈僵了半秒,輕輕擁住她的圓肩。

  霄燈將輕策莊點綴如星夜,今年的萬家燈火隨著旅行者的到訪,和以往相比有些不同,而不變的是那份避世閑靜。

  --假如你老了十歲,我當然也同樣老了十歲,世界也老了十歲,上帝也老了十歲,一切都是一樣。

  也許她會老也許不會,但仙人對契約的重視可跨越千年歲月,她願意相信他承諾的不變。

  

  110.02.24

引用文字出自朱生豪《朱生豪情書》。

點閱: 4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