藝世|筆的旋律(26)近水(R)

Last modified date

#(25)共枕的後續

  

  在藝世住了將近一週,每晚雛月都鑽魄的房蹭床睡,他也十分君子不曾踰矩。

  --她倒是毛手毛腳過幾次。

  像是窩在他懷中看電影時偷親他的喉結,或是趁魄煮飯時從後方抱住他等等……雛月知道自己容易患得患失,關係建立的初期,需要密切頻繁的碰觸來建立安全感。

  像現在,他們剛回到家,膩在床上看電視,雛月直接坐倒在他懷中,仰起頸子索吻。

  「雛月……」魄被雛月撩撥得喘息不已,將她抵在床鋪上,埋在肩窩細細舔吮啃咬,「別挑這種時候縱火……」

  「還記得我第一天跟你開玩笑,你會不會看著我的照片那啥嗎?」雛月壞笑一聲,附在他耳畔吹氣,「你不會,但我會。」

  魄表情雖然沒太大變化,可能是連想到什麼畫面,臉頰慢慢泛紅。

  唉呀,果然還是高中生,太好撩了。

  魄慢慢坐起身,咬下手腕上的髮圈,把自己的紫髮紮起,頸子上一層薄汗,甚至帶有淡淡櫻花香氣。

  雛月連著幾天使用同一牌沐浴用品,自然也染上和他相似的氣息。

  「你想知道我是怎麼做的嗎?」

  魄眸光卻被情慾染深,以啄吻做為正面答覆。

  「鏡災那時候,我們有次去了你老家不是?你把我一個人留在那養傷,我只好在宅邸裡尋寶,這不,就讓我找到少年的照片了。」

  雛月一邊解開魄的腰帶,一邊吻著他的鎖骨,「穿著高中制服的少年,骨架剛長開來,眉眼間還透著些許稚氣,我那時就想知道,少年的制服底下,是怎樣的光景……你那麼漂亮,喘起來應該很好看,又有在健身,沒有六塊肌至少也有個結實小腹……」

  「……妳從這麼早就在意淫我了?」

  「食色性也。」她理所當然地說道。

  魄抵著雛月的身體,溢出清甜的喘息聲,胯部貼在雛月的大腿上,灼燙著她的皮膚。少年眼角泛紅,像極了討人憐惜的狐狸。她知道這年紀的男孩子,即使是肩負世界命運的他,面對戀人刻意的誘惑,忍耐早已到了極限。

  就算他此時拉回一絲理智嚴正拒絕,雛月也忍不住了--她動手拉下拉鍊,第一次看見魄的灼熱勃發,突然想起一件事。

  「我只有看過影片,實際上該怎麼進行你才會舒服……我不太確定。要是做得不好,你可別笑我。」

  魄被她的免責聲明逗笑了,捏捏她的臉頰,「妳不知道怎麼滅火,還敢點火?」

  「要是真滅不了……我就以身相許吧。」雛月笑出聲,「反正不虧。」

  「但我會很困擾的,我不想讓妳違反藝世的律法。」

  「我知道。」雛月以一記甜吻覆命。「我會控制火侯的。」

  魄握住雛月的手,引導她環握勃發性器的柱身,開始上下套弄。少年無法直視雛月為自己服務的畫面,抵住她的肩膀磨蹭大腿, 隨著愛撫動作加劇,低喘越來越急促。

  「……嗯……哈啊……快……」

  「沒關係,就在我手射出來吧。」雛月誘哄道,指間劃過馬眼和囊袋,感受到他一陣抽蓄。

  射精時,魄因為出極致的快意,而在雛月肩上留下咬痕,他賴在雛月身上平復呼吸,等著高潮後勁緩過去。

  還真的是小狐狸。

  雛月望著手上的白濁陷入沉思,這是她第一次幫人自瀆……她很好奇味道,在魄緩過來前,她當著魄的面舔舐手上的濁液。

  「……別舔。」魄的聲音有些虛浮,「很髒。」

  「你平時飲食這麼清淡,別擔心,沒什麼腥味。」

  「不是那個問題。」

  「你全身上下遲早都是我的,還擔心這個部分啊?」

  魄堅持帶她去浴室清理掉剩餘的白液,淡定解釋道,「看妳這樣……被我弄髒,會讓我忍不住的。」

  回到床上後,魄著將她環抱在懷裡,嗓音低啞,帶著高潮餘韻後的慵懶,「妳還沒說完,是怎麼想著我做的?」

  雛月沒有回答,反而是側頭啄吻他的嘴角,身體力行給他看。

  雛月按住魄的手,不讓他幫忙,併起雙腿,一手探進短褲內,隔著內褲磨蹭花核。濕液逐漸泌出,她情難自禁地向魄索吻。

  這樣動情的雛月,讓魄看得眼角發紅,唇舌交纏間不斷加深這個吻,含咬唇瓣,細細品嘗她的滋味。

  「魄……」

  雛月嚶嚀出聲,喊著戀人的名字,靠在他懷裡做為施力點,加劇了手上的摩擦動作,花徑內一陣痙攣,她達到高潮,酥麻的快意席捲全身,癱軟在破的懷裡,腿間一片泥濘。

  魄吻著她的髮,紫眸波光蕩漾。

  「我會等待……真正將妳占為己有的那天。」

  

110.06.23

  

  

點閱: 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