鑰世|絡橘(01)

  橘有點怕絡令。

  絡令五官精緻絕美,渾身透著一股寒霜般生人勿近的氣質。

  她一直覺得是自己做得不夠好,只能用這種方式協助他,才會被討厭。

  上級給了軟筋散,橘捨不得下太重,只用了一半的劑量,但下場就是被他箍在懷中,由他主導歡愛步調。

  角獸一族最重純淨的天地靈氣,暗棋的據點周圍佈滿濁氣結界,角獸一踏入此地,便會逐漸失去力量來源的淨之氣,只有透過與純淨之人交合才能補回來。

  暗棋培養這些「淨子」多年,以各種藥劑餵養,為的就是一朝牽制角獸貴族的行動,讓他們成為囊中之物。

  他們甚至掌握了濁氣的提煉,命令淨子在結合的時候,嚼碎濁氣珠,便可使角獸一族弱化甚至昏迷。

  橘在絡令面前將這一切全盤托出,甚至將濁氣珠給奉上,以茲證明。

  絡令坐在床上,冷厲眉眼間透著一絲歡愛後的慵懶和睏意。

  「推翻雙王?哼,你們可真是好大的膽子。為何要告訴我這些?」

  橘跪坐在地上,身上只披著一件薄紗,身上滿是絡令留下的紅痕。

  橘啞著嗓子解釋,「……我想協助您逃離此地。」

  「我跟妳素昧平生,我為什麼要相信妳不是來害我?」

  「我如果想害您,剛才大可將濁氣珠咬碎吞下。」橘鎮定地解釋道。

  絡令垂眼,「妳在威脅我?」

  絡令好歹是寂王的近侍,自然容不得被平民這番挑釁。

  「您誤會了……我要怎麼做您才願意相信我?」

  「跟我訂下血咒,離開此地後,若向他人提到今日之事,便會七竅流血而亡。」

  這個倒簡單。橘謹慎頷首,走到他面前,伸出手臂任他下咒。

  為了避免日後節外生枝,擔心她跑去邀功,絡令倒是做得很徹底。

  橘的手臂上浮現了一朵紅色梅花的紋路,她楞楞看著那道梅紋,心中說不上是開心還是難過。

  「我知道了。」

  於是,他們就在這富麗堂皇的沙龍會所,以囚徒和叛徒的身分,展開了倒數二十八天的逃亡準備。

110.06.11

  

點閱: 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