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nS|無雙(07)

Last modified date

  無雙感冒了--大概。

  纖弱的燐族少年躺在床上,兩眼無神地盯著天花板,四肢虛浮、意識渙散,原來在夢裡也會感冒?

  昨晚被柳折騰到近乎天亮,無雙哭到嗓子都啞了,柳依然沒有放過他。

  禽獸。

  但也是這樣的禽獸,正端著剛熬好的小米粥走進主屋,清粥的香氣瞬間勾起無雙的食慾,意識清明許多。

  托盤上除了粥以外,還有開胃的泡菜和清蒸魚片,柳服侍著無雙半起身,拉個抱枕讓他靠得舒服些,拿起調羹一口口餵他吃粥。

  太廢了,太可恥了。

  前一晚洪門「又」被滅門,弟子們命喪這個孽徒手中,第二天一早,洪門現任掌門就倚著孽徒的懷喝粥吃菜……幸好是夢,無雙悲涼地想道。

  在推角面前,什麼原則都可以放下。

  吃完粥,無雙精神好了許多,但仍然咳嗽不已。

  「你身上的魔氣,現在如何了?」

  「托師父的福……暫時無礙。」

  天啊,透過交合來淨化魔氣,這個夢的自肥邏輯讓他無語問蒼天。

  如果夢是源自自己的潛意識,那他是不是太下流了?

  好吧,是就是。

  柳搬了凳子坐在床側,翻看著斑駁典籍,陪病的日常很無聊,無雙又還沒復原到能夠下地,只能打打嘴砲。

  「柳,你是第一次嗎?」

  蒼墨髮的少年從書冊中抬起頭,「此話何意?」

  「沒,我就看你昨天熟門熟路的,好像很清楚該怎麼做……隨口問問。不想說就算了,我也不是很在意……」

  柳頓了頓,坦白道,「不是第一次。」

  哦,預料中的事。

  柳的過去,遠比他在現實中在螢幕中看到的還要深沉。

  無雙伸手摸了摸柳的頭,觸感很好,如果是以往,他大概還在擺師父的高冷架子,但如今兩人該做的不該做的都做了……

  「過來,我抱抱。」

  柳直瞅著無雙看--那對冰墨色的眸子蘊藏著許多心思,無雙沒一個看得透。

  無雙的手舉得痠了。

  「不要就算--」

  衣袖翻飛,柳霍地將他納入懷中。無雙的體溫略高,柳的溫度讓他感到舒服很多,像是在悶熱夏季浸潤在潺潺小溪中帶來的涼意。

  「會疼嗎?」無雙沒頭沒腦地問道。

  柳失笑,「您問的是昨晚?」

  「我疼不疼你還不知道嗎?」無雙沒好氣地說道。

  「嗯,當然痛。」

  柳知道無雙在問什麼,他低頭在燐族少年的肩膀上咬了一口,悶聲淺笑,「但是現在,已經不痛了。」

  洪門神功不但可以淨化魔氣和濁氣,看來對柳也有用。

  昨晚的事情告一段落後,素愛清淨的柳打了水來讓無雙洗澡,體力不支的無雙,差點睡暈在澡桶內,及時被柳撈出來。

  一早睡醒,無雙的腰椎像是被車輪輾過,骨頭快散架不說,還染上風寒等種種後遺症,讓他是有些怕了。

  無雙埋在他的胸口,聞到清新的皂香味--柳倒好,現在就像個沒事人,昨天的狼狽全留在無雙身上。

  門口還掛著徒弟們的屍體,他卻和兇手在床上耳鬢廝磨。

  自己真的是有點瘋魔了。

  無雙想起遊戲中的大俠,在早年的版本中,曾經可以選擇是否要追隨武神墮化,在玩家之間曾經蔚為話題。

  墮化了又如何?

  這不過是個遊戲而已。

  「師父在想什麼?」

  「我……有點累了,想睡一覺。」

  有鑑於之前無雙沉睡長達數日,壓抑不住心魔被反噬的經驗,柳難免有些緊繃。

  睏意猶如潮水般湧上,無雙被了折騰一晚幾乎不能好好休息,在柳的懷中找了個舒適的角度,尾巴貼在他的小腿上。

  無雙闔上眼,嘴巴含糊說道,「等我醒來之後,有些話想跟你說……」

  

110.08.09

點閱: 2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