藝世|筆的旋律(28)逐月

Last modified date

#10年前的求婚現場

  --中秋節要不要來月築烤肉?

  星辰信使送來了雛月的親筆信,多半是紋世近況閒聊,信件末尾邀他共度中秋節,隨信附上紋世世花桂花的香囊,香氣充滿整間書房。

  去年十二月,魄邀請雛月出席藝世的重建典禮,藉機和雛月告白兩情相悅後,兩人在藝世同居了一段時日,直到今年春節,雛月才在月築的急召下返回紋世。

  好久沒有見到她了。

  距離上次兩人見面,已是一個多月前的事了。雛月那端忙著邦交和現世的家務課務,魄自己也是忙碌於紅盾、跳級念大學和替未來鋪路。

  魄看著信件深思,接著打電話給虎丸吩咐他幾件事。

  「啊這……好小子,沒想到我這麼快就能喝到你的喜酒。」

  魄垂眼笑出聲,「承你吉言,你準備好當伴郎吧。」

  一週後,他帶著輕便行囊,搭上前往紋世的落步列車。

  朝氣蓬勃而喧鬧,是魄對紋世的印象--這裡接納了來自不同世界的人,也曾經是孕育他半個靈魂的搖籃。

  上回來這,還是和她交往前的事了。

  雛月在車站大廳等他,挽過他的手臂,墊腳在唇上一吻。

  「幾週不見,你又變高變帥啦。」

  魄環住女孩的腰,靠在她的頸側耳鬢廝磨,「妳怎麼知道?我確實長高了兩公分。但變帥嘛……我看妳是情人眼底出西施。」

  雛月告訴他月築後院已經架好了烤肉架,大夥正在備料,她出門接他,順便補齊不足的食材和調味料。

  「這次可以多住幾天嗎?」

  「藝世那後天還有個會,我搭明天下午的車回去。」魄補充道,「可以留宿一晚。」

  「才一晚啊……」雛月嘟嚷道。

  魄安慰似地啄吻她的唇瓣,「年底我會排個長假過來陪妳。」

  為什麼不是雛月過來?因為魄知道,現正是紋世蝶族和花族交惡期,雛月作為雛使,必須在這坐鎮觀察前線的動向。

  兩人步行抵達月築,眼前是一棟倚著巨樹建成的木造別墅。陣陣烤肉香氣從後院飄來,月築眾人盛大地迎接了魄的到來--畢竟他可是雛月傾心之人。

  月築是雛月構築夢想之地,雖然表面上是她收留無家可歸之人,但這裡的房客無不期盼著她能獲得幸福。

  魄特地帶了藝世的特產柚子酒,爾哉吹了聲口哨,愉快地收下;姆洛在烤肉架前掌廚,慢火烘烤出一串串令人食指大動的焦香嫩肉,直接塞給他們一大盤烤肉。

  「多吃一點,你太瘦了,不夠再來跟我拿。」

  繞過迴廊轉角,凝綠和維恩正在池塘邊玩仙女棒,見到雛月和魄,也遞給他們一人一支。

  「這個仙女棒啊,和外面賣的不一樣,燃燒的時間特別久喔!」

  他們再往前走,月築的後院和一片森林相連,小徑蜿蜒,暈黃的路燈指引方向,兩人在櫻樹下的鞦韆涼亭落座。

  明明是秋天,這棵櫻樹卻一年四季都盛放如春,那是魄去年送給她的生日禮物。

  涼風徐徐,滿天星斗,飽滿的銀月高掛於空。

  雛月輕撫樹幹,櫻花花瓣落在桌上的氣泡飲料中。

  「喚雨挺不高興的,他說你破壞了紋世的獨立。但我堅持要種在這裡,從我房間打開窗戶,一眼就能看到這棵櫻樹。」

  如果在同一個世界,還能利用通勤、手機或網路見到彼此,但兩人之間相隔的是整整一個世界,直接影響了他們交往的模式。

  被世界所需、也愛著各自的世界,所幸兩人都是能夠忍受寂寞之人,也能夠理解對方的忙碌和距離感。

  但偶爾,也想要更親近一點--在魄滿18歲的那天,兩人如願以償,在彼此身上找到了靈魂缺失的碎片。

  仙女棒燃燒殆盡後,光芒消失的那瞬間,夜空升起大片燦爛煙火,是中央書嶼每年例行舉行的盛大表演。

  魄攬過她的肩,在唇上輕輕一吻,淡淡的櫻花氣息撲鼻而來。

  「我總想著……有什麼方式,可以證明我對妳的喜歡。」

  「不用證明呀。」雛月輕喘氣,「我知道的,你的心跳都告訴我了。」

  明明小她兩歲,卻能獨自面對成千上萬人並侃侃而談的紫髮少年,和她接吻時,心跳會從70加速到90下。

  櫻樹、滿月、少年和閃爍的煙花。

  今年的中秋節,邀請了戀人一起度過,對雛月來說特別不一樣。

  「我想了很久,希望在今天聽到妳的答案。」

  魄溫柔一笑,攤開掌心上的戒指,光線雖然昏暗,但冰涼的金屬表面卻折射出月亮的銀輝。

  雛月愣了。

  她認出戒指上的紋路--魄髮上別著三枚白鐵髮夾,他將其中一枚象徵自我的那枚髮夾,委託虎丸預約匠人鎔鑄重造為對戒,戒臺上鑲著一黑一白的小花,黑葵白櫻,是他和雛月的誕生花。

  魄本來就是低調之人,也知道雛月不喜鋪張的個性,這出其不意的驚喜,令她想起了告白的那一日。

  「我……」

  雛月發不出聲音,眼眶盈淚,她腦中有一百種拒絕的理由,恐婚源自現世的陰霾,如今她卻說不出口。

  上回少年摘下月亮捧到她面前,這次則是親手將誓約實體化作成戒指,在月下閃閃發亮。

  少年對她說--不要感到自責或愧疚,可以對自己更有信心一點,妳可是紋世的黑雛月。

  「我知道對妳來說,這裡的一切形同夢境,但對我來說,妳是我絕無僅有的美好相遇,是妳讓我看見了世界之外的繁花美景。」魄握住雛月的手,輕輕揉捏她發涼的掌心,「關於未來還有很多變數,我可以和妳一起走到路的盡頭,栽下那一朵花嗎?」

  花若盛開,蝴蝶自來。

  而誰,才是誰的蝴蝶?

  雛月試圖穩住自己的情緒,她緩慢而慎重地點頭答應,在開口的那刻泣不成聲,被他按入懷裡。

  魄知道,女孩心中藏有多少恐懼。

  在雛月首肯後,魄將戒指套入她的無名指,戒圍剛好。

  「這是訂婚戒指,正式婚戒我想徵詢過妳的意見後,再去調整款式。」

  「你什麼時候開始規畫的?」

  魄笑了笑,靠近雛月耳畔,「從妳發現我手機桌布是妳的照片那天起,我就決定了。畢竟當天有人……咳。」

  回憶起那天發生的意外,雛月的臉頰瞬間紅起,她輕輕捶打他的肩膀,「這是在拐彎罵我不負責任嗎?」

  魄朗笑出聲,俯身吻了吻她,「這確實是我的備案沒錯,要是妳拒絕或是猶豫的話,我會說,妳誘騙我把我吃乾抹淨,我已經沒臉去見父母了……」

  他接下來要做的事情越來越多,每一件事,魄都希望雛月能用妻子的身分站在他身旁支持他。

  中秋節是闔家團聚的節日,魄甚少和家人往來,如今,雛月和月築眾人,便是他第二個家。

  打從上次來訪,便令他感到非常懷念,彷彿他曾經在這住過似的。

  「走吧,我們去跟大家宣布這個消息。」雛月挑眉,「你做好心理準備了嗎?接下來,你可能會面對很多挑戰喔,畢竟我可是很多人的乾媽乾姐乾妹妹……」

  魄從容起身,握住她的手,紫眸裡是堅定的意志和溫柔的情絲。

  「雛月,妳就是我的勇氣。」

110.10.22

點閱: 1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