藝世|筆的旋律(30)嚮光

Last modified date

#10周年10/28結婚賀文

  –

  結婚十週年那天,我和魄約好各自給對方準備一個驚喜。

  相伴彼此十年多,需要的、不需要的都已經瞭如指掌。我絞盡腦汁,還和他分房睡了幾天,才終於趕完那份禮物。

  結婚紀念日的前一晚,我枕在魄的肩上,眼皮下的黑眼圈未散,他胸口內暖實的心跳聲慢慢撫平了我的疲倦。

  「早點睡吧,明天還有行程呢。」

  「你安排了什麼?」

  「睡醒就知道了。」魄在我額上落下一吻,「晚安,祝妳好夢。」

  那一夜,我無夢到天亮。

  ……

  十年前我們在三顧鎮完婚,僅邀請雙方關係緊密的好友;而十年後的同一日,我們將時間留給了彼此。

  魄長髮如瀑,紮起馬尾,在袖口別上金色櫻花;而我短髮依舊,連捧花都是十年前那束用紋符凍結時光的三顧之櫻的櫻枝。

  我們幫對方挑選了服裝,他是我見過最適合桃粉紫紅配色的人了,不妖不邪、不柔不魅,襯得一身溫和清貴。

  而魄幫我挑的是一件雪紡長裙,薄紗袖口,迎風飄舞。

  將近三個小時的車程後,他挽著我的手,走進三顧鎮那棟祖宅。魄在這裡和母親度過了童年,十年前它保護了我免於滅頂之災,十年後,魄以它的歲月悠久為賣點,經營成攝影會館。

  魄說,母親愛美,也喜熱鬧。這樣的轉型運用,也可以讓她不這麼寂寞。

  今天自然是對外休館一日。

  我不太習慣拍照,十年前結婚時,也只有留下一張合照。大概是為了彌補這個缺憾,魄才會這樣安排吧。

  這一拍就是一整個早上。

  拍到我的臉都笑僵了,魄幫我按摩臉頰,在鼻尖一吻。

  「我們休息一會吧。」

  午膳也是由這邊專人準備的,精緻的懷石料理,海鮮為主,調味清淡,連點心也都是走健康路線。

  吃飽昏昏欲睡,我們直接在休息室睡掉了大半下午。我醒來時,魄將他的外套披在我肩上,自己則拿著平板趁隙處理公務。

  傍晚時,我們到海邊拍攝外景,三顧鎮背山臨海,形成天然的絕景。我和魄脫下鞋子,踏浪而歌,隨手一揚,館方準備的玫瑰捧花在空中劃出一道拋物線,被遠方的小情侶穩穩接住。

  「恭喜你們,百年好合啊。」我用手圈成大聲公,朗聲說道。

  收到了祝福的年輕人,在我們面前大方擁吻。我和魄也分得這份喜悅,回館的路上腳步輕快許多。

  到了夜晚,我們坐在廊簷,池塘裡的錦鯉往返優游,水聲潺潺。

  我率先拿出了我準備的禮物。

  那是一本書--更精確點,是音樂書。我跟遠在樞世的同事借了點黑科技,穿插照片、圖畫和文字,搭配專屬的輕柔音樂,編織出一本動態的音樂圖書。

  這是我欠他欠了9年之久的禮物。

  「抱歉,其實老早就想送你啦……但製作起來非常非常耗功夫。大概十年才有一本,要好好珍惜,慢慢看啊。」

  魄安靜了很久很久,久到我以為他是不是哭了,他突然摟住我的腰拉近距離,給了一個綿長而溫柔的吻。

  那本書,有個名字,叫作嚮光。

  「看來我們很有默契呢。」

  魄拿出他準備的禮物,一個約巴掌大小的玄黑硬殼禮物盒,緞帶是櫻粉淺金交織而成的花紋。

  我拆開禮物,裡面躺著兩隻對表,作工精緻,月光下泛著淡淡的珍珠色澤,翻過來一看,皮革錶帶背面刻著HKR三個英文字母。

  「H、K、R……」

  我登時就聯想到了。

  Hikaru,是光;Hakuro,是魄。

  我是月亮,需要有太陽才能發亮,魄就像我的太陽一樣,讓我得以看照亮自身;而當我墜入無邊黑暗時,也視他如同月亮一般,溫柔地映照著我,讓我不會迷失自己。

  魄垂手,握住我的手腕,幫我把錶戴上,秒針滴答前進。

  「老實說,我真的沒想到十年之後,會和你坐在這邊交換禮物。」

  我想起很久以前的一個畫面。

  「其實我總覺得,很久以前就遇見你了。比三顧線更早更早,我甚至還沒找到紋字雛型前,就已經和你見過面了。」

  「哦?」

  我國中時有寫日記的習慣,內容是平舖直述的流水帳,倒也鉅細靡遺,特別熱衷紀錄夢境。

  我說夢境裡有名紫髮青年,月下和我獨坐涼亭,幫我的手臂療傷,卻又刻意弄疼我的傷口,要我記住這一切。

  這過程和後來他在三顧祖宅裡,雨幕包圍中,對我莽撞舉動的警示如出一轍。

  一樣美麗,一樣疼痛。

  這道溫柔的紫光,銘刻於我的潛意識,引領我在十四世界之間旅行,找到他的歌聲。

  我和他擁抱,心跳聲漸漸重合。這十年光陰經歷的大小事件縮影,疼痛也好快樂也好,沉澱成了下一段路程的道標。

  魄握住我的手貼在臉頰上,側頭啄吻掌心,眸光溫柔,蕩漾如波。

  「不管妳去往何處,需要光的時候,我會一直都在。」

110.10.26

  

點閱: 1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