藝世|花容(02)(R)

Last modified date

  白夜發作時,會在右手腕上蔓生豔紅牡丹,連向心臟,連向欲。

  多可笑。

  百琥魄正在上文學課,邊用食指摩擦手腕上的豔麗紅紋,已然無心聽課。下課鐘響,他走到廊外傳訊息給雛月。

  --妳今天有空嗎?

  對方馬上已讀。

  百琥魄笑了。

  她:現在?

  --不方便?

  她:我在跟朋友聚會,現在走不開。晚一點可以嗎?

  --那我過去,等妳結束。

  她:???

  

  

  

  

  收到這個訊息的雛月差點嚇傻。

  什麼意思?現在從藝世過來?在紋世解毒?月築人多嘴雜,肯定是去不得了,難不成去開房?人生第一次開房就給暗戀對象?

  「發呆呀?妳擠的奶油都歪了!」

  凝綠幫她把擠花袋推到旁邊,拯救了一朵奶油花倖免於跳樓身亡。

  明天是情人節,雛月約了凝綠和小司等幾個姊妹淘一起去甜點教室做巧克力,凝綠烤了一個檸檬白巧克力塔,白司則是做了生巧克力,她不怕死地選了熔岩蛋糕和芋泥捲。

  她依照食譜和烹飪老師的指導完成最後一個步驟,把兩份蛋糕送入烤箱。兩人和雛月走出烘焙教室,擠在休息間沙發上喝茶休息。雛月坐立難安地看著手機,訊息還停在半小時前魄的那句「那我過去,等妳結束。」訊息。

  落步車站的速度很快,半小時穿越兩個世界綽綽有餘。她不清楚白夜的藥效,半小時能支撐到橫跨世界來找她嗎?

  凝綠用手肘輕撞雛月,「以往從沒見妳主動參加過這個活動,雛月姐這是要送給誰?」

  「給蒼調……」雛月見凝綠和白司的表情寫著「鬼才信」,又補了一句,「還有恢巡。我還是單身狗一枚,妳們別逼我了。」

  「上次妳去藝世回來後,不是失魂落魄了好幾天嗎?我還以為妳和他穩了。」

  --穩個頭。

  雛月按住額,「說來話長,總之他現在對我沒意思。」

  門口響起敲門聲。

  魄穿著全黑風衣,紫髮披散在腦後,麂皮長靴襯得他更加修長,第一眼竟有些雌雄莫辨。他的聲音低啞帶著笑意,還有一絲不易察覺的緊繃。

  「誰對誰沒意思?」

  「魄……」

  她不清楚白夜如何折磨人,但看魄匆匆趕到的速度來看,想必不樂觀。

  優雅溫柔的少年,很少這般急躁行事。

  顯然他已瀕臨極限。

  魄對凝綠和白司點頭打招呼,溫文儒雅,「妳們好,我是憶世雛使,百琥魄,有急事來找雛月姐姐,方便把她借我一下嗎?」

  --姐姐。

  這個稱呼讓雛月頭皮酥麻,想起初夜那晚魄在她體內磨撞的狠勁。

  少年就是披著羊皮的狼。

  凝綠和白司對視一眼,他們都是懂得看氣氛的,識相地將休息室讓給兩人。

  --完了,這下子回去後肯定會被月築的大夥圍勦。

  要怎麼解釋她和魄的關係?

  雛月心亂如麻,沒注意到女孩們離開後,魄直接將門扉反鎖。他解下圍巾,目光焦聚落在門把上,不自覺地輕輕吁了口氣,垂簾眼去了眸底的欲色。

  「你怎麼找來這的?」雛月吶吶開口。

  「嗯?妳說過,紋世歡迎任何人,亦不會禁止雛使運用紋符,怎麼,妳忘了?櫃台人也很親切,我一提到妳的名字,便熱心地報了教室編號給我。」

  魄的指尖劃過翎筆頸鍊,光芒乍現,呼應他的說法,顯然用的是上回雛月在藝世尋人的技巧。

  空氣中帶有砂糖的香甜氣息,魄將雛月推上桌,吻上她的臉頰,膝蓋分開她的雙腿,大腿擦過慾望核心。

  他遵守著與雛月的約定,在喜歡上她之前不會接吻。

  「要反悔還來得及。」

  畢竟有需求的是魄,這幾次需索,他都會先過問雛月的意願。

  雛月應承著他的愛撫,少年身軀結實有力溫暖熱燙,幾乎是在他碰觸自己的瞬間,女孩就知道自己濕了,身下分泌出熱流,她埋進魄的肩窩。

  「別把衣服弄髒就好。」

  這是他們第一次在外親密,相隔一面牆就是人來人往的溫馨烘焙教室,雛月感到幾份偷情般的愉悅。

  魄的手指進入擴張時,她咬住自己的手背,長指刮擦肉壁發出水聲,高潮來臨時分泌出更多液體,雛月難以專心在這場性愛上,直到魄將陰莖抵在她的陰核上輕輕摩擦,觸電般的快感讓雛月忍不住嚶嚀出聲。

  她真是愛極了少年染上情慾又自制的模樣。明明他是被迫沉淪的,為了活下去妥協與她在這28天內共享這個秘密,並非出於兩情相悅,雛月卻狡猾地偷偷享受這得來不易的親密接觸。

  即使只是短暫的夢也好。

  至少曾經擁有過。

  雛月想,高中時喜歡聽鋼琴樂,可能是因為逆時針個性太躁進了。如今喜歡聽搖滾樂,可能是因為自己性子被磨得太靜,需要有人注入一點活血。

  會同意和魄之間展開這樣的關係,興許也是相似的原因。

  魄雙手撐在桌上,貫穿到底,雛月在手背上留下咬痕,眼角綴著生理性淚水,滑下臉龐,蜜穴不知滿足地吸住他。

  魄不給她緩神的時間,白夜的藥效在他體內橫衝直撞,總算得到紓解的慾望瘋狂叫囂,一絲絲褪去了他的謙謙君子外殼,他扣住雛月的大腿猛力撞擊腿窩,水花噴濺在桌巾上,雛月一邊分神記下待會得用翎筆掩飾的痕跡又多一樁……

  要是紋零知道他們將翎筆用在這種地方,肯定會被訓誡一頓的吧。

  「雛月姐,蛋糕烤好了喔。」

  白司敲門。

  「咦?門鎖住了。」

  「……是在談什麼重要的事嗎?」

  門外響起姊妹淘的詢問,雛月勉強撿回被撞得支離破碎的嗓音,回應道,「魄的身體不太舒服,鏡災時留下的後遺症發作了,我陪他……歇一會。」

  魄在最後一句話時抽出再頂撞進甬道,雛月差點尖叫出聲。她攀住魄的手臂,低聲求饒,窄徑收縮像是抗拒他的侵入,但魄卻插得更深幾寸。

  凝綠和白司沉默幾秒,白司溫柔地答道,「好的,那蛋糕我們先幫妳拿出來帶回去囉?我會跟特莉亞老闆娘說一聲。」

  雛月不甘地夾緊雙腿,魄被這驟然的緊縮刺激差點繳了精。兩人四目相交,眸光交錯。雛月趁他不備,硬著頭皮開口,就怕他又使壞,「就麻煩妳們了,我等魄好點送他回車站,妳們先回月築吧。」

  少女們的腳步聲逐漸遠去,魄在她耳邊輕笑道,「看來這裡隔音不太好啊,一不小心就會露餡喔。」

  「剛才還不是你故意的?」

  魄無辜笑了笑,額上滲出汗珠,他攬住雛月的腰,性器插在體內轉了一圈,雛月頭皮發麻,渾身虛軟,嗓音微弱,「你要做什麼?」

  魄將她打橫抱起,「去洗手間吧,這裡弄髒了不方便清理。」

  雛月揪住他的衣襟,「……在、洗手間?」

  魄瞥了她一眼,「妳有更好的選擇?」

  雛月吞了口唾沫。

  確實……沒有。

  這間甜點教室不乏有親子來共同上課,緊鄰休息室的洗手間不分性別,佈置得溫馨舒適。

  雛月坐在洗手台旁上,絲質底褲和休閒褲被他褪下摺好放在一旁,衣服撩到胸口讓她咬著,少年埋首胸前以鼻尖頂開胸罩,含住乳珠啃咬舔舐,一邊磨撞著潮點,聲音越發慵懶色情。

  「妳烤的點心,那是給誰的?」

  雛月不懂他現在問這有何用意,勉強拾回嗓音,「我乾弟弟們……」

  「我也喊妳姐姐,沒有我的份?」

  「……我記得你不喜歡吃甜食。」

  魄吻上她耳殼,身下用力一撞,水流得更多了。

  雛月渾身戰慄,身體險些散架。

  「現在喜歡了。」

  那份芋泥捲,其實就是給魄的。

  兩人在洗手間情慾糾纏,一者是因為白夜藥效,一者則是因為眷戀疼惜。

  關係是不對等的,肉體歡愉卻很公平。

  雛月被他抵著鏡面達到高潮,雙腿酸軟平復氣息,看著魄撤出性器將保險套打結,收進密封袋裡,細心地不留下任何痕跡。

  少年轉過身來,抽出濕紙巾和著溫水幫她擦拭雙腿間的濕滑,紙巾拂過層層花瓣和被操得腫脹的蜜蒂,雛月一哆嗦,又分泌出一股稠液,染上他剛洗凈的手。

  「又想要了?」

  雛月深呼吸,壓下胸口浮現的羞恥感,慌不擇言地解釋,「……生理反應,被誰碰都會這樣的,夾著枕頭也會……」

  魄挑眉,拇指隔著紙巾揉壓陰蒂,長指卻探入了甬道,裡面還很濕滑,指尖很順利便插到深處的軟肉。雛月握住他的手腕,咬唇以眼神求饒。

  在這種場合,魄眼中已經沒有情慾的情況下,雛月不希望被他碰到自己。

  她喜歡他是一回事,但幫助他不被白夜威脅性命,並不是為了要求這種回報。

  「別想太多,我也只是日行一善。」

  --日行一善。

  剛才喊著她姐姐一邊狠狠索要的人,如今卻冷淡疏遠地為自己的行為找藉口。

  魄施以巧勁向上挑弄陰道敏感點,雛月嗚咽一聲,壓抑自己因為快感疊加而破碎的喘息。

  他在幫她手淫。

  這個念頭加劇了她的歡快,再度攀上情慾高峰,陰道隨著心跳節奏收縮,他拔出長指時,一灘蜜液流淌到洗手台平面。

  狼狽又淫亂。

  雛月閉上眼,心中升起一股對自己的厭惡感。

  魄見狀沒多說什麼,一邊整理自身的儀容和環境,等雛月緩下來後幫她擦拭身體,並且穿好衣物,這回不再有刻意的愛撫或挑逗。雛月落了地,雙腿還有些虛軟差點跌倒,魄即時環住她。

  「小心點。」

  「我自己可以……謝謝你。」雛月刻意拉開與他的距離。

  剛剛還親密纏綿,現在便是陌生人了?

  魄眼底的笑意褪去,淡淡應了聲,「嗯,休息一會再出去吧。」

  凝綠她們將芋泥捲留在櫃檯,彷彿早就看出雛月的心思。

  夕陽西下,雛月送魄回落步車站,在他上車前遞出了裝著蛋糕捲的紙袋。

  魄伸出插在風衣口袋的手,接過那袋和式包裝的點心。

  「謝謝。」魄抬眼望她,「是特地為了我做的嗎?」

  雛月的告白曾經被魄拒絕過,她抓不準現在怎麼回答比較好。

  「我說是的話,你會退還給我嗎?」

  「不,這次我會收下,但是,我希望妳下次別再送東西給我了。」

  雛月愣了愣,魄抿唇一笑,低頭上了列車。

  列車劃破星空衝上穹頂,轟隆聲響逐漸遠去,月台上的昏暗燈光將雛月的影子映照得孤長。

  他到底是什麼意思?

  收下了,應該是不討厭吧?

  那下次別做了,是嫌她浪費力氣嗎?

  雛月靠在牆上,身體還殘留著稍早的酥麻餘韻。

  是誰女追男隔層紗的?

  她和魄之間,可是隔了一整個世界啊。

  

  

111.02.14  

點閱: 35

【上一篇】  
【下一篇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