魈熒|易碎品(R)

Last modified date

#看完2.7內鬼情報後的激情短打

#試著開含蓄的車,偏GBG

  妳在幽夜淨土撿到一張魈的畫片。

  本來嘛,菲榭爾的幽夜淨土就經常充斥虛實不分的妄語,妳為了一窺天命經常往來此地,對大部分的消息一笑置之。

  這張畫片卻不一樣。

  垂憐、嗟嘆,這種透明易碎的情感,妳以為不可能出現在魈身上,畢竟他是獨自背負諸苦的降魔大聖,但畫片上的他卻栩栩如生,眸光如日落前的最後一曙光,看著明亮卻剔透清冷,逐漸被黑暗吞噬。

  妳偷偷把它收藏起,不讓任何人知道。

  但終究還是被魈給發現了。

  從稻妻歸來,久別重逢的你們在床上纏綿整夜。

  妳癱軟在床上歇息,而魈裸著上身為妳整理衣物,便從口袋掉出了那張畫片。

  那是什麼?他問。

  總不能說是未來的他吧。洩漏天機這種事,按莫娜的話說,可是會折壽的。

  妳便隨口胡謅說是參加容彩祭時,因為見不到戀人每天備受煎熬,請阿貝多繪製了一幅魈的肖像--其實妳和魈早就用楓丹的留影機拍過不少合照,這理由聽著可說是漏洞百出。

  魈嗯了一聲,沒追問下去也沒戳破妳。

  只是用著同樣易碎的目光瞅向妳。

  月光在魈的側臉上雕琢出精緻光影,絕色美少年,這五個字浮現在妳腦海,不由自主地吞嚥一聲。明明才剛被餵飽,又忍不住口乾舌燥,想飲下他這汪冰涼的金泉碧波來止渴。

  魈,過來。妳輕聲喚道。

  妳說妳渴了。

  魈用仙術倒了杯水,妳趁其不備將他扯落床鋪,抬腿橫腰一跨將他壓在身下,幸好他手勁夠穩,一杯水只灑出少許,點滴水珠落在他的胸上。

  妳俯身輕舔,他低低嘶喘一聲,像夜色中透露出的朦朧月光。

  魈制住妳的手,聲音很啞,說渴了先喝水。

  妳點頭,就著他的手喝杯裡的水,也不知是他沒拿穩,還是妳喝得急了,液態月色被抹開在雪白平原上,沿著峰谷凹壑往下蔓延,淌入一片密林之中,餘溫黏稠滾燙,輕輕揉捏便燃起火苗。

  魈蹙起眉,帶動額間的菱形紫紋,卻沒有阻止妳的動作。

  仙人向來自制寡欲,卻被妳挑情,願與妳共赴雲雨。

  在交往主動程度上,向來是妳七他三,偶爾他被妳撩得不行,也會狠狠反撲,直到妳嗚咽求饒為止。

  床鋪發出輕響,被單凌亂起皺,窗外月色被雲朵蠶食鯨吞。

  十指時而緊緊交扣,時而鬆開虛握,或深或淺或快或慢,妳刻意主導節奏。

  沉淪在愛欲中的魈眸光破碎,耳畔傳來他低聲的呼喚,妳封住他的唇,將他的氣息混著汗舔去吞下,酥麻感沿著背脊竄上,幾乎將妳的理智淹沒。

  有些動靜在黑暗中越發清晰。

  少年臣服於妳、身體顫慄緊縮,眸光瀲灩,激起妳的施虐欲。妳用指腹摩擦這塊璞玉的光滑表面,柔軟地擁抱並填滿他身上每一道孔縫,卻止不住溢流的蜜,滲出後融進妳的生命。

  曾有夜叉殞落於層岩巨淵,此番前去冒險,也許會讓魈被往事夢魘纏身。妳捨不得魈因而受傷,但卻又同時渴望能更加了解他的過去。

  他對妳戛然而止的動作,投以疑問而不滿的眼神。

  妳說,妳怕他受傷。

  此刻的他,看起來太易碎了。

  魈啞然失笑。這種說詞,對身經百戰的夜叉來說無疑是種冒犯。

  試試?魈挑釁地在妳下唇一咬,邀妳應戰。

  妳終究沒捨得在他身上留下太多傷。

  也不過就蝴蝶骨上的抓痕,和花臂上的齒印--這些他穿好衣服也遮不住的地方而已。

  與少年仙人初次見面時,妳便聯想到掩於暗處的翠綠璞玉。這塊翠玉有著歲月和業障留下的刻痕,在光線映照下折射出深淺不一的光。這些明暗盡數映入妳眼簾,在妳的打磨呵護下,越發燦爛奪目。

  這是只有妳才能看見的易碎微光。

  妳想好好攏在掌心呵護,照亮前路黑暗。

  青色光芒被妳染上溫度,在溫柔長夜中如荻花洲的蘆葦搖曳起伏。

  過去的亡魂也好,未來的命運也好,妳都會陪魈共同去面對。無論有什麼在層岩巨淵等待你們,都讓它再多延遲片刻吧。

  畢竟春宵一刻值千金。

  

111.05.03

點閱: 66

【上一篇】  
【下一篇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