魈熒|以魂證心(R)

Last modified date

#2.7主線衍伸之戰損篇,我流熒妹,可嗑可代,劇透注意

#4000+,描寫魈心理為主,熒妹救魈肉身充能if線,老梗腦洞

if線前情提要:

 在魈送眾人回地面時,熒奔向魈跟他一起墜落。

 魈送眾人離開前給熒妹的那一眼實在太戳了,單純想寫寫那個畫面,其他細節請不要認真考據QQ

  

  

  --金鵬大將,入陣!

  魈厲聲低喝,手中凝聚起風元素,灌注仙力加固太威儀盤的陣法,上昇衝破淵底怨魂的桎梏。那一刻,他甚至感受到與浮舍、伐難、彌怒、應達,昔日並肩作戰時的高漲戰意。

  他們並未離去,始終長存在魈的心中。

  他並非一人。

  腳下結界驟然晃動,眾人步伐踉蹌,陣法上昇速度緩下,魈呼吸一窒,先前與怨魂苦戰重傷未癒,最後一絲仙力即將用罄。

  業障即將反噬,熟悉的痛楚攫住他,魈抬眼望向天頂裂隙透出的光。

  離出口尚有一段距離。

  剩下的仙力,應當能勉強護送眾人出去。

  千年前的魈束手無策,目睹夥伴或死或瘋。

  千年後,他不願再重蹈覆轍。

  魈環視眾人,目光最後落在熒身上。

  小精靈不安地緊緊跟著熒,少女手持長劍力戰奔行怨魂,保護著昏迷的荒瀧一斗和久岐忍,動作俐落果斷,絲毫沒有畏懼之色。

  打從兩人初遇,她便是如此。

  勇敢、純潔,宛如她髮上的白花柔軟堅韌。

  熒探索層岩巨淵回來後,曾跟魈提及在淵底的遭遇,以及因提瓦特的由來。她說,那是故鄉的國花,離開國土後便會永生不凋,象徵旅人向著故鄉的心。

  故鄉,是啊。

  她還有哥哥要找,還有故鄉要回,絕不能讓她魂斷異邦。

  短短一瞬的凝望,卻彷彿永恆,讓魈堅定了意念。

  魈快速默念仙訣,掌心凝聚一股純淨之風,眾人來不及明白他的決定,便被清風壟罩,身體被風元素托起,逐漸輕盈。

  「魈!」

  熒失聲喊出他的名字。

  魈閉上眼,讓黑暗奪走自己的視線,不忍去看少女的驚慌神色。

  隨著眾人身影的消失,周圍驟然安靜下來。

  結界應聲碎裂成無數光片,被幽暗吞噬,怨魂蜂擁而上爭相撕扯。

  這一天,終於到來了。

  夜叉感知天命來臨,無懼疼痛與死亡,守護璃月兩千年來,刀尖舔血的魈,並不在意自己的生死。

  在諸多惡夢中,他看過自己的各種下場,或因無盡爭鬥力竭而亡,或因業障纏身瘋魔而死。能夠犧牲性命拯救眾人,也算是死得其所了。

  少年的眉頭漸漸鬆開,神情意外平靜,如釋重負。有得知浮舍下落的釋然,有捨己拯救眾人的安心,也有無法遵守契約護佑璃月的愧疚。

  還有一絲,再也見不到那抹雪白身影的遺憾。

  許多話來不及說,許多事來不及做,說好為她守著夢境,說好來年要與她一起放霄燈,種種承諾和回憶,如今隨著身體的失速墜落,漸漸化成泡影。

  以後再也無法回應她的呼喚,為她護法了。

  --熒,對不起。

  距離光源越來越遠,魈落入淵底,迎接自己的結局。

  

  

  

  

  而一抹白影如蝴蝶般破開黑暗,伸出手,將魈緊緊抱入懷中,一起向下墜去。

  

  

  

  

  劈啪。

  光線洩入眼縫,魈喉嚨乾疼,劇烈咳嗽幾聲,漸漸拾回破碎的意識。視線很模糊,隱約聽見火星爆裂聲,他望向光源所在,一陣征愣。

  「醒了?」熒坐在篝火旁烤著堇瓜,「覺得身體怎麼樣?」

  目前已知層岩巨淵下,時間與空間扭曲,剛醒來的魈神識混沌,認知錯亂,以為現在仍是兩天前淵底的臨時小隊據點。

  「其他人呢?」

  「被你親手送上地面了,魈,你忘了嗎?」

  熒神色有些困惑,走過來碰觸他的額頭,似乎想確認他是否發燒。

  送上地面?

  凌亂破碎的記憶拼圖總算接上,魈握住她的手腕,力道大到熒痛呼一聲,魈急促地低喝,「妳快出去,如果是妳一人的話,我還可以……」

  「咳!咳咳!」

  魈摀住嘴一陣低咳,指縫中滲出血來。

  「就你現在這種狀態,還想送我出去?」

  「……我不能讓妳死在這裡。」

  「我要是眼睜睜看著魈為我犧牲,就算找到哥哥,我也沒臉回故鄉了。」熒鬆開自己的手袖綁帶,替他擦拭嘴角的殘血,「那魈又如何?死在這裡,與帝君之間的契約該怎麼辦?」

  魈垂下眼睫,「無所謂,我已活得太久。我的職責是鎮守荻花洲,護佑璃月百姓,如此一來,也算是死得其所……」

  「什麼叫做死得其所?沒有人是活該去死的。」

  熒從剛才就刻意壓抑的情緒,逐漸控制不住,聲音漸漸顫抖。

  「你不是時常好奇,帝君聽戲遛鳥有什麼深意,既然好奇,那就給我好好活下去,去親自體驗看看。」

  縱然犧牲自己是最下策,對魈來說,卻是別無選擇。

  在那種情勢下,只有魈是仙人,只有他能保全眾人。魈將自己放在天秤上,與眾人的平安權衡之下,選擇捨棄自己。

  「我知道不該責怪你,我只是……不希望你隨便放棄自己,不要這麼輕易將犧牲當成遺囑。一定會有辦法的,不要失去希望。」熒跪在他面前眼眶泛紅,聲音逐漸哽咽,「生命的價值不該被這樣丈量,就像你會在意浮舍的生死,我也是啊,我也……同樣在意你,希望你活下去。」

  「熒……」

  眼前的少女模樣狼狽,四肢有著不少擦傷瘀青,顯然在時空亂流中,為了與他相逢也吃了不少苦。

  魈一意求死,熒卻捨棄逃生的機會,陪他再走一趟鬼門關。魈心頭一顫,正欲起身,一顆石頭從青袖中滾落到熒腳邊。

  「這是什麼?」熒撿起來問道。

  「……這是在昏曉逆亂之地,與浮舍最終一戰後撿拾的石頭。我本想,若能成功出去,便以此石代替浮舍,放入銅雀廟中一同供奉。」

  經歷荒瀧一斗耗盡己力的破牆,和夜蘭一針見血的反駁,魈確實改變了想法,打算和眾人一起逃生。不到最後一刻,他不願做出犧牲自己的抉擇。

  他也想,活著回去。

  思及剛才熒近乎告白的言語,魈心中一陣難言的衝擊與苦澀。

  「要是我跟浮舍一樣,最後忘了妳呢?」

  「那我就每天纏著你,總能讓你記住的。」熒低哼一聲,「況且,我也是有備而來的。群玉閣一戰,你給了我仙力,讓我奔行如風,那這回就反過來……」

  「紫影!」

  熒輕喝,掌心凝聚紫光,形成三枚豐穰勾玉。

  她定定望向魈,琥珀般的雙眸堅定而耀眼。

  「這回,換我給你力量。」

  這是熒掌握雷元素後學會的技能之一,能夠為身旁的夥伴恢復元素能量。既然魈身受重傷且仙力枯竭,難以維持陣法,那就由她來補上這個缺口。

  「胡鬧!我從未聽說這種方法,況且太威儀盤也已經不……」

  「煙緋說過,這個秘境能讀取我們的想法,依照我們內心渴望或害怕的東西,改變環境或製造幻影,利用這個原理,不試試怎麼知道可不可行?」

  「此舉或有風險……」

  「魈如果有其他不會死人的方法,就說出來。」

  魈啞口無言。

  豐穰勾玉的紫光靜靜照亮洞穴,等候兩人最終的決定。

  平時吸收勾玉的方式很簡單,但現在情勢特殊,且魈體內仙力、業障和元素交織混亂,貿然接觸恐怕會引起反噬,必須淨化魈的業障,同時讓他吸收勾玉。

  「有一種不敬仙師的方法,可以同時達到這兩種目的。」

  熒沒解釋太多,依魈的個性肯定不會讓她說完,且時間有限,她打算直接身體力行,邊做邊教。

  「不想要的話就拒絕我,推開我。魈,你不會連抵抗我的力氣都沒有吧?」

  魈僵住,面對靠近自己的熒,沒有說話也沒有動作,而是用力握緊拳,耳尖有著一絲不易察覺的紅。熒說的方法,他猜得八九不離十。

  「妳可會後悔?」

  「啊,不會吧,我都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了,你還覺得我是被逼的嗎?」

  「我並非良配,亦無法給妳穩定的生活。」

  「我是旅行者,天天漂泊在外,餐風露宿,而你是璃月仙人,有權有位的降魔大聖,說起來,還是我佔了你便宜……」

  熒環住魈的脖子,輕輕貼住他冰冷的薄唇。

  她從沒想過,和魈的初吻會是在這種情況下。

  少年微微一顫,右手環住她的肩膀,將她攬得更緊。魈回應了她的吻,吻技生疏,亂無章法,但這番接觸有效抑制了體內張狂的業障侵蝕。

  一吻結束,少年氣息有些紊亂,宛如飲下融化的電流,戰慄感從舌尖麻到喉頭,再落入胃袋,刺激四肢百骸,魈感受到匱乏的元素力漸漸滿脹。

  「結束了?」魈嘶啞問道。

  熒搖搖頭,望向魈的結實腹部,輕薄白衣底下浮現泛著青翠紫光的勾玉紋路。

  「早得很,接下來,還有兩個勾玉。」

  另外兩顆勾玉,必須透過近距離的接觸,才能更有效地讓魈吸收。

  這個距離,當然是負值。

  火光搖曳,光線昏暗,但兩人對彼此一覽無遺。

  熒搭住他的肩,面色鄭重,「要是會痛的話就說一聲,我會輕一點。」

  話本上這番話通常是出自男方之口。

  少年果斷搖頭,他早已習慣各種疼痛。

  熒知道這個姿勢,肯定避不開魈的舊傷,雖然表層已經痊癒,但那些可是深入骨髓的業障侵蝕,燒著灼眼青焰,怎麼可能不痛?

  魈的自毀傾向和隱忍,讓熒心疼憤怒,又想教會他愛惜自己。

  愛意與痛楚交織,淬鍊成讓人上癮的毒藥。

  熒咬上他的肩膀,身體像拉滿的弓弦一樣繃緊。適應的過程,魈不斷哄吻著讓她再軟一些,盡可能放慢動作,避免熒傷口撕裂。

  「緩一點,妳會弄傷自己。」

  「原來你還會心疼我?」熒失笑,吻住魈的喉結,眼睫上眨著淚珠,「你將我們傳送出去前,看了我一眼,我現在回想起來,還是會覺得心如刀割,那可比現在疼上幾百倍。」

  差一點,她就要永遠失去他了。

  魈握住她的手,低聲說道,「我無意傷害妳。」

  「我倒寧可你傷害我……」熒聲音破碎,「像現在這樣。」

  第二顆勾玉在魈的腹部上浮現,兩人滿身大汗,魈的傷口開始滲血,熒的腿更是差點抽筋。魈讓她換了個方向,熒幾乎快溺死在他松竹般的清苦香氣中,帶著些許血腥味,卻更為助興。

  熒從來不知道,原來魈嘗起來比杏仁豆腐苦些,又比清心甜些。

  「魈,我問你,最後那一刻你看著我,在想什麼?」

  「要是……」魈埋在她的頸窩,翠綠髮絲掃過她的耳後,聲音聽起來有些鼻音,「有陪妳去放霄燈就好了。」

  熒一默,「回去後,我們到銅雀廟放霄燈吧,給那些戰死的將士們。」

  「……好。」

  鍾離沉默而隱晦的關心、言笑精心調味的烤吃虎魚、淮安和菲爾戈黛特夜裡留的門燈,千年來魈失去的太多,導致他對這些眾人的好意保持距離。

  活著對他來說,更像是懲罰。

  但在數十年如一日的光景中,卻闖入了異邦的少女,擾亂他近乎死水的生活步調。

  說要給他看發光垃圾,鍥而不捨地讓他試菜,或是不時捎上新鮮清心,讓他枯燥的房間多了一絲生氣。

  漸漸地,魈也會不自覺留意她的動向,在她解每日任務的路線上提前清理小怪,又或者寄給她偶然捕捉到的晶蝶跟海螺,隨時留意她的呼喚聲趕赴而去。

  熒教會了他,如何與這個世界互動,如何與自己和解,去感受眾人的溫暖。

  魈不願玷汙她,不願讓她跟著自己沉淪。

  但熒又一次向他伸出手,說這回輪到她給予力量。

  這次魈沒再拒絕,和熒十指相扣,胸口滑過暖流,靈魂與心緊緊相依,舔拭著彼此的傷口。

  魈感覺到熒的身體一緊,一陣電流竄上背脊,雷元素化作能量,充盈了他幾乎乾涸的元素力。

  殆及豐穰勾玉吸收完畢,魈腹部上浮現了三枚勾玉符印,帶有熒氣息的元素能量融入體內,魈手臂上的風元素神之眼嗡地亮起,泛著翠綠光芒。

  奏效了。

  熒筋疲力盡地閉上眼,「太好了,看來沒有白費工夫。」

  「接下來,就是尋找太威儀盤了。」

  兩人稍作休息,依照煙緋教過的方式,重新構築太威儀盤的出現流程。

  他們再度回到昏曉逆亂之地,此地將會映射出心理所想之事。

  看著眼前巨大的太威儀盤,魈的目光,比起上一次到訪更加堅毅。

  浮舍瘋魔的聲音言猶在耳,阻止他們離開,魈牽起熒的手,唇畔淡淡一笑,兩人均做好應戰的準備。

  「走吧。」

  充能完畢的風元素匯聚在魈的掌心,直指遠方的太威儀盤,光芒迸現。

  時空被撕裂,殘留此地的怨魂開始聚集。

  踏上太威儀盤的陣法前,魈回頭望了一眼被浮舍幻影劈碎的石堆和痕跡。

  「浮舍,我想,我已經找到了自己的魂歸之處。」

  捨己為人對擅長殺戮的夜叉來說,無非是最好的死法。

  但如今魈認為,他的天命已然改變結局,為了那傻得甘願搭進自己性命的旅行者,他必須再活得長一點。

  陪她看盡春去秋來,陪她細數夏螢冬雪。

  為了不辱夜叉之名,不負夜叉之魂,他的戰鬥持續長達千年。

  這顆傷痕累累的心,終於有了安放與救贖之處。

  

在層岩上方等待的鍾離:

旅行者怎麼下去如此之久?是否該把他們撈出來了?

(神識探了探層岩深處的狀況察覺了什麼)

………………罷了,還是去聽場雲先生的戲再回來吧。

  

111.06.05

點閱: 58

【上一篇】  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

Post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