藝世|筆的旋律(16)世界

Last modified date

  #二週目

  #藝世末日結束十週年

  –

  魄夢見了世界。

  那年夏天他才正要滿16歲,寄人籬下的遭遇讓他失去了對人的信任,不知道該為了什麼而活,但藝世卻選擇他挽救即將到來的末日。他手上的籌碼不多,不論成敗,橫豎自己都不會是輸家,便回應了世界的呼喚。

  他以為那是夢,醒來時頸項上卻多了一條墜鍊,和翎羽形狀的紫水晶,獲得了被創世神認可的創之力。

  那年的夏天很漫長,名為黑雛月的女孩以前輩的身份來協助他,號稱關押鏡神千年以上的國立研究所分成兩股勢力,暗中較勁。兩人與時間賽跑,走踏於都市與廢墟之間、橫越了黃沙荒丘和廣袤森林,一點一滴地蒐集起這個世界千年來的回憶,治癒14次輪迴反覆造成的傷口。

  關於鏡神、關於愛與恨、關於執著和放手--

  在獻出己身作為終止鏡神輪迴代價的那一刻,魄看見了自己。

  他站在世界之巔,眼前是藝世的過去、現在以及未來。末日被成功終止了,鏡神從無止盡的輪迴中解放出來,終於可以為了自己而活;千百年來積壓於28個靈魂之內的巨大心緒能量,透過魄的翎筆,化為千萬株光之櫻,光點如花雨一般綻放落下,沒入了所有生物體內。

  這場光之雨下了八天八夜。

  大雨過後,世界迎來新生。

  ※

  貴賓室內一片寂靜,粉紅色香檳打著緞帶,氣泡啵啵上浮,兩枚高腳杯倒扣在托盤上。

  魄站在落地窗前,一身筆挺的儀式正裝--皓白軍袍和玄黑過膝長靴,衣著上繡著繁複銀邊花紋,低調而華麗,紫色長髮用銀製櫻花髮夾扣起,披散在肩上。

  今年是藝世末日浩劫十週年,以紅盾研究所為首,特地舉辦了這次的紀念活動。除了悼念當年的犧牲者外,魄身兼藝世雛使和政務要職,也會發表一番演說。

  門口傳來輕響,他回首看見雛月躡手躡腳的模樣,露出笑容。雛月今天一襲雪紡紗及地白色長裙,黑髮撩至耳後,和他一樣別上銀色櫻花髮夾。

  「嚮兒。」魄伸出戴上黑色手套的右手,握住妻子,將她往桌邊帶。「要喝點香檳嗎?我特地請人準備的,是我們認識那年的年份釀下的。」

  魄倒入香檳後,杯身的白色花紋便逐漸渲染成了淺淡粉色,這個暗藏玄機的高腳杯,是他特意從家中帶來的。

  雛月喝了一口,輕晃杯中的酒液。魄看出她心中有事,輕抬她的下巴,問道:「怎麼了?」

  「我覺得……你今天看起來好陌生,特別不像你。」

  剛剛她站在門口,看見魄挺拔的背影,和那逆光回眸的一笑,差點恍了神。那一刻彷彿他不是他,而是從神壇上走下的神祇,一瞬間甚至不敢靠近。

  魄揚起唇角,笑得淡然,「我也覺得自己很陌生,倒是,難為妳出席這種場合了。」

  「都十年過去了,我已經不怕啦。」雛月輕拍魄的手,讓他放心,又頑皮地吐舌一笑,「謝謝你每次讓我在旁邊坐著當吉祥物、揮揮手就好。」

  雛月可不像魄面對成千上萬的民眾或記者,還能夠從容地應答如流,幸好魄總是惦記著這點,百般護著她。

  距離儀式開始還有半小時,幾名工作人員敲門進入,手拿資料和魄確認細節,接著又快步離開。雛月翻看今天的與會名單,和魄閒聊起來。

  「魄,你會後悔嗎?」雛月沒頭沒腦地詢問。

  魄對這個問題習以為常了,「不會。」

  「我一開始是會的,後來……就還好了,因為有你陪著我。」雛月下意識撫上婚戒,「和你認識也十年了,好快啊。」

  「其實一開始,我也沒這麼認真想拯救藝世,反正不知道未來如何,失敗了還有整個世界陪葬,怎麼想我都很划算。」魄笑了笑,指尖在杯緣輕敲,「沒想到妳卻出現了,妳跟這個世界無關,我不能把妳也搭進來,至少要讓妳活著回去才行。」

  「因為我們很像啊。」雛月托著頰,「不想造成別人麻煩,想自己蠻幹,結果最後還是要靠別人拉一把。」

  也許紋零知悉了魄的想法,才會命令雛月前來協助吧。

  這樣他就不能自暴自棄了。

  兜兜轉轉、跌跌撞撞,兩人認識至今,和世界一起成長、拓展視野。光之雨滋潤了所有人的心,在飽受末日折磨的枯敗心靈中,埋下一顆希望的種子,這也是珀姬當年甘願在三顧鎮沉睡於千年櫻花樹下的理由。

  雛月和魄舉杯相扣,發出清脆聲響。

  「說起來,明天是你26歲生日,他們可真會選日子,兩件事一起辦了。」雛月調侃道。

  「明天一整天,我都會留給妳的。」魄眨了眨眼,「我很期待喔。」

  雛月知道他話中有話,輕捶了他一拳,「我什麼都沒準備,你別太期待了。是你自己說要普通地過的,我會睡到日上三竿,等你叫醒我吃早餐,散個步買點零食,回家看電影,懶散地度過這一天,和平常一樣。」

  「好,白天都依妳。」

  魄低啞地笑出聲,在她耳畔低語,「晚上就依我了。」

  

  109.07.22

  2020魄生日快樂。

  

點閱: 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