觀測|#0129 少年與機器

#闕陰少 #張宿

  

  並非所有的最短距離,都是正確的路線。

  少年創造出夢踐(Dream Maker),是為了實踐夢的各種可能。他在現實受過太多傷,不願意再掏出真心,於是便有了夢踐的的誕生。

  不管是抄捷徑還是繞遠路,都能在DM眾多劇本中,以最少的代價得到答案。

  然而鏡神輪迴這件事,卻是DM演算不到的一個例外。

  「我沒有大家所想得這麼愛這個世界,我只是利用雛使這個身分,來完成自己想做的事而已。」闕陰少坐在大廈邊緣,夜風沁涼如水,拂亂他一頭銀髮。他打開一瓶易開罐,淺酌氣泡檸檬水的滋味,舔舔唇,「所以呢,鏡神的死活,其實對我來說沒什麼意義。但基於鏡神輪迴造成的世界末日,嚴重妨礙我開發DM,我也只好介入了。」

  站在他身旁的褐髮青年嘆氣,「你這話,千外別讓那位大人聽到,他要是一氣之下把翎筆收回去,你連活著都有困難。」

  闕陰少笑了,他掏出罩衫下的項鍊,綴著一根精巧的羽毛筆銀飾,羽根上鑲嵌著紅寶石,讓他想到那位大人和鏡神的血紅眼眸。

  「你說這個啊?」

  闕陰少解開扣環,把翎筆隨手扔出去。青年嚇了一跳,往前跨出一步,看見那枚翎筆宛如墜入地上銀河的流星,綻放出璀璨光芒,失重墜落了幾秒後,便乘著風回到少年掌心。

  「它跟我是一對的,已經認了主的東西,祂想收回,也得問過翎筆的意願才行。」闕陰少彎唇一笑,眸底卻沒有笑意,「放心吧,那位大人既然將世界交到我手上,就不會有後悔二字。」

  「那你接下來,打算怎麼做?」

  「你讀過聖經嗎?」

  「你是說,鴉世的宗教典籍?」

  「嗯,我覺得那本書很有意思。張宿,幫我捎封信給那位大人吧。」

  闕陰少站起來,捏扁了易開罐,把翎筆掛回墜鍊上,他回頭向星辰信使張宿露出了淡然從容的笑意。

  「就說,我準備把自己釘上十字架了,祂好好看著吧。」

  為了盡早回到DM去作夢,他要讓鏡神末日以最快的速度結束。這件事無法透過機器或程式演算最佳解,但他相信自己一定能夠解決這道難題。

  無論要付出什麼代價。

  

  111.01.09  

點閱: 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