藝世|筆的旋律(35)雪約

  「雛月,妳多久沒回藝世了?」

  聽見問話,正在劈哩啪啦繕打企劃文案的我抬起頭,回想一下,「……兩個禮拜?」

  「兩個禮拜?!」凝綠嘖了嘖,「魄就這樣對妳不聞不問?」

  我乾笑幾聲,「嘛,不聞不問的,也許是我喔……」

  最近現世工作繁忙,紋世的月燭又將迎來開幕兩週年,需要制定許多方案,我為了方便往返,索性在這邊住下了。

  剛開始,每天還是保持著睡前一通視訊電話的習慣,用的是當年魄給我的特殊手機--可以跨越紋世和藝世兩個世界。

  然而前些日子,手機不慎泡水主機板故障,我托心宿傳信給魄後,就乾脆放著不管,繼續忙工作去了。

  說起來,已經快一個禮拜沒聽到魄的聲音。是不是該回去看看他?

  對情感的需索,隨著年歲的增長越發平淡。我和他天各一方,各自安好,似乎這樣便已足矣。

  畢竟已經不是熱戀時的小情侶,經過前兩年的滋潤,我也漸漸找回了缺失的那份安全感,不再總是黏著他,在家裡當廢人。

  我想去做……只有我能做到的事。

  凝綠趴在桌上,下巴墊著手臂,「即使如此,你們還是相愛並信任彼此,真好啊,這種關係。」

  「妳和維恩怎麼啦?吵架了?」

  凝綠皺了皺鼻子,「他啊,我才不管他呢。」

  「少來,妳追他追了這麼久,怎麼可能說不管就不管,別嘴硬了,說來讓我聽聽吧。」

  「妳也知道,姆洛派他出差,去悖封山辦事採買物品,兩個禮拜了,他竟一封信都沒寫給我……」

  「要不,直接去找他?」

  凝綠噎了噎,下意識摸了摸自己的手背,上面的疤痕未褪,她苦笑,「我去了,也只會給他添麻煩,挨他罵、然後被打包送回來的。」

  凝綠小時候遭受過不人道的虐待和實驗,雖然爾栽帶她來月築時,已經康復八成了,但仍留下不少後遺症。

  她和維恩兩人兜兜轉轉打打鬧鬧了快十年,才剛在一起不到半年。

  凝綠表面上機靈活潑,實際上對自己非常沒有自信,特別是遇到與維恩有關的事,就會吞吞吐吐猶豫不決。

  我雙手擊掌,「不然我們去悖封山,來一趟員工旅遊,如何?」

  「既然是員工旅遊,能不能攜帶家眷一起去呢?」

  身後傳來低柔的嗓音,我僵住。雖然一聽就知道來者是誰,但我卻不敢轉頭。

  「怎麼,不敢回頭看我?」

  魄的手落在我的肩膀上,輕輕按壓我的穴道筋絡,呼吸噴灑在我耳畔,「肩膀這麼硬,我看差不多要長出翅膀了。」

  我用眼神向坐在我對面的凝綠求救,但她卻抱起筆電,「你好再見不打擾兩位了」乖巧俐落一氣呵成,迅速離開現場。

  魄的手滑下我的腰際,伸進我的外套口袋,拿出泡水壞掉的手機,再放一支新手機進去。

  動作很輕,卻撓在我的心上。

  我吞了吞口水。

  「夫人怎麼不說話?是生氣我唐突來訪?我本來也想先知會妳一聲,但心宿說妳手機壞了,還是親自來一趟比較放心。」

  我終究還是轉過頭了,硬著頭皮面對他,「怎麼會呢?看到你來我很高興啊,只是太意外了,所以一時之間沒反應過來。」

  「哦?是嗎?」

  他的語氣平淡,解開沾了雪粒的圍巾和外套掛在椅背上,「我帶了櫻花燒和櫻酒過來,拿給小司了。」

  「真的嗎?我可想念這些點心了,我現在下去……」

  魄笑了笑,「不用下去,妳的我單獨打包一份在這。」

  在桌上果然有一份粉紅色紙袋,點綴緞帶和金蔥,頗有聖誕節的氣氛。

  魄從中拿出紙盒,白色盒身上是淺淡櫻花紋路,打開來,躺在其中的便是精緻小巧的櫻花燒,和一小瓶櫻酒。

  哇!萬歲!

  辛苦工作後,沒有比用甜食補充糖分更療癒的事了。我開心得抱住魄親了他一口。

  他臉上還是那樣不慍不火的笑容。

  「魄……怎麼了?」

  魄沒說話,拆開包裝,用附贈的木叉將櫻花燒切成四塊,湊到我嘴邊。

  完蛋,肯定是生氣了。

  我忐忑不安地張嘴吃下,點心入口即化,糖漬櫻花的芬芳在口中綻放,彷彿春天提早來臨。

  越甜我越害怕。

  我討巧地環住魄的脖子,吻上他的唇,與他一起分享春天氣息。

  魄環住我的腰,將我托起放在桌上,讓這個吻可以更加深入。

  我含住他的舌尖糾纏吸吮,久別重逢的情意化為糖絲,將我們牽繫在一起。他聞起來和櫻花一樣清甜,讓人想捧在手中細細摩擦花瓣,直到他發出更濃郁的香氣。

  「……好了。」他克制地主動退開,眸光暗沉,許多思緒流轉其中。

  「你別生氣了。」我撩起他的髮絲別到耳後,有點愧疚又有點心虛,「是我不對。」

  魄垂下眼睫,撫摸我的紅腫唇瓣,「妳有哪裡不對?」

  「斷了重要的聯繫管道,卻只是托人過去說一聲。」

  「還有呢?」

  「埋首工作,對你不聞不問。」

  魄捏了捏我耳垂上的紅色耳針,輕嘆一口氣。

  「好吧,這次就放過妳了。」

  我一見到他,剛剛在凝綠面前,說得再鐵石心腸,如今都化成水了。哪裡還有什麼天各一方,各自安好?

  我埋在他的肩窩上撒嬌,他慢了半拍才環住我的腰,輕輕摩娑。

  魄以前還真的做過,兩人爭吵賭氣時在我索吻當下刻意避開接觸這種事。大概是我受到打擊哭得太慘嚇到他了,魄才答應我,以後不管怎樣,就算我冒犯了他,都不會拒絕我的索愛。

  我可以接受他不給我,但我不能接受……我給的東西被拒絕。

  不要拒絕我的付出與獻身,即使我看起來很愚蠢。

  於是我們約好以後吵架和好的訊號,就是吃同一份點心,再接吻或擁抱。

  我知道他生氣了,他也知道我知錯了,就不會讓情緒變成隔夜的冷飯。

  「謝謝你來找我。」

  「我若不來,妳又要熬夜了。」

  ……到底是誰告訴他的!

  「你呢,在藝世還順利嗎?」

  魄嗯了一聲,輕描淡寫帶過那邊的近況,沒什麼意外,由於選情失利,高層勢力有些動盪,對他來說影響不小,但都在可控範圍內。

  我看著他眼底下的烏青,有些心疼。

  「連著加班好多天,差不多該給自己放段長假了。」魄在我唇上輕啄,「正巧收到心宿的傳話,就決定來看看妳了,不如,給我介紹幾個紋世景點吧。」

  我貪戀在他懷中撒嬌的滋味,想起剛才凝綠的話語。

  一個念頭在我腦中成形。

  「剛剛提到的悖封山如何?在那兒有不少精靈傳聞,雪景也很美,重要的是……」

  「是?」

  「有一段戀情,需要我們去挽救。」

  魄失笑。

  「看來我期待的雙人旅行要落空了。」魄捏捏我的臉頰,開玩笑似地說道,目光投向凝綠離開的方向,「無妨,是凝綠跟維恩吧。」

  「嗯,我有點在意他們的發展,解決這件事後,我保證剩下都是兩人時間。」我舉起手發誓,「誰都不能來打擾我們。」

  「就依妳說的吧,夫人。」

  我們一邊喝著櫻花酒,一邊規劃起悖封山的旅行。

  這個冬天,想必會很有意思。

  

111.11.30

Hits: 27

2 Responses

  1. 嗚哇哇哇哇
    求下文(((o(*゚▽゚*)o)))
    月大大太厲害了 好甜好甜好甜
    超喜歡雛月和魄的!
    凝綠和維恩感覺也很棒
    月大大萬歲!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Post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