藝世|筆的旋律(01)向晚的包子

Last modified date

  

  #因為晚下班才能遇見這麼美好的雲彩

  #才能在這個時間遇到妳也出來買包子

  #晚下班頓時成了非常美好的事情

  –

  開始放暑假後,公車上的人潮少了許多。缺少學生嘈雜的交談,公車裡充斥著令人昏睡的慵懶步調。

  由於工作上出了不少差錯,雛月今天遲至六點二十才走出公司大門。加上等車轉車的時間,抵達返家站牌時已經快要七點了。

  滿腦子都還充斥著方才的闕漏跟錯誤,挫折感盈滿胸腔,她深吸了口氣,吸入沁涼的夏季晚暮氣息。靠站前的最後一個紅綠燈,她抬眼朝車窗外望去,眨掉了差點滾落眼眶的淚水。雛月告訴自己不能因為這點小事而哭。

  懊惱著後悔著為何總是無法將事情做到完美,是全公司倒數第二下班的。甚至連同期進入公司的女同事都做得比她出色。即使主管今天溫柔許多,還是無法減輕挫敗感。

  夏天天色總是很慢入夜,即使已經過了六點,天色依然明亮。在西邊的天空,澄澈的藍與朦朧的橙交織成懷舊色彩。漸盈的月亮高掛天際,在這天光未暗的薄暮時分,月牙顯得格外清爽。

  好美。

  雛月扯出一抹笑容。好久沒有這樣端望天空了。雖然加班了進一個小時,回到家快要六點,但至少,她將這幅美景盡收眼底。

  刷完公車卡,腳步輕盈了起來。她聞到後方女學生手上鯛魚燒的甜暖氣息,不禁嘴饞。但附近又沒有點心攤販,看了看,最符合標準的也就那間老字號的饅頭店了。雖然是饅頭店,但也有兼賣豆沙包,顆粒分明、甜而不膩的紅豆內餡頗受好評。

  雛月走到店門口,看著牆上簡易的手寫菜單,正要喚老闆娘時,一抹如晚霞交界處的柔和淡紫色映入眼簾。

  「老闆娘,我要兩顆芋頭饅頭和一杯冰豆漿。」

  雛月嚇了一跳,正想著要不要逃跑,對方的目光便迎了上來。魄面露訝色,摘下耳機,挑了挑眉,「剛下班?」

  「嗯……對啊。」

  魄眨眨眼,視線逗留在雛月泛紅的鼻子和眼眶上。雛月被他盯得不好意思,也知道依他對她的了解,肯定看出她剛哭過。

  雛月別過頭,魄也轉移了注意力。兩人沒想到會在這裡相遇。自從她主動提出分居的那刻起,她便極不願意在他面前表現柔弱。

  「工作還習慣嗎?」魄淡淡問道,眼神卻透露出關切。

  雛月不自在地避開和她四目交接,「還習慣。」

  魄欲言又止,從老闆娘手上接過包子,輕輕道,「如果妳願意的話,我也可以唱1/6給妳聽。」

  老闆娘旁觀著兩人的交談,有點摸不清這兩人到底是恰巧相遇,還是說好一同前來買包子?視線投向雛月。

  雛月垂下眼睫,「我要一個豆沙包和一個芋……南瓜饅頭。」

  話題被迴避的魄輕聲嘆氣,露出無奈微笑。

  「連我的歌聲都不願意聽了嗎?」

  雛月一僵,眼眶酸澀,勉強擠出笑容,「才沒有,我……很喜歡你的歌聲。這點一直沒有改變過。」

  魄騰出左手握住雛月的手,掌心傳來暖意。她想抽手,他卻握得更緊。背後傳來包子店老闆娘曖昧的注視。

  「今天到我家來?」

  雛月咬咬下唇,「不行,回家要練車、還有看書……改天吧。」

  「沒有一次約你成功的呢。無妨,照妳的意思來吧。」魄笑起,卻不氣餒,「工作上遇到什麼瓶頸嗎?」

  「主管很兇,對新人比較溫柔……」雛月頓時語塞,發覺自己竟然不由自主說出了內心話,感到懊惱,「沒什麼,一點小事而已。」

  「那妳怎麼處理?」

  雛月嘟嚷道,「當然是把他們都性轉,寫成新的故事洩忿。主角總攻、其他同事包括主管都是總受。哼。」

  「果然很有妳的風格,妳一直能夠將困境轉化為創作的動力。依然是我喜歡的雛月。」

  最後一句話讓她心臟漏跳了一拍。自從分居那天開始,她心中始終存著愧疚和恐懼。

  「今天……能遇到你,太好了。」

  「我也是。」魄的微笑滿逸著深情。

  「那我先回去了。」

  雛月急忙抽手,旋身便走,臉紅得不像話。

  「等等。妳忘了這個。」

  魄的聲音從身後傳來,雛月看著空空如也的雙手,發現自己忘了拿包子,連忙回頭,卻迎面撞上魄的胸膛,他順勢將她抱了個滿懷。熟悉的櫻花氣息包圍著自己,讓她感到前所未有的放鬆與安心感。

  不行,這樣不行。

  雛月連忙推開了魄,但他卻無動於衷,抬起她的下巴在唇角曖昧地落下一吻。耳鬢廝磨地低語道,「我會一直等妳。」

  接著他放開了她,把袋子交到她手中,接著踏步離去。

  雛月看著與他那淡紫天空相似的長髮,胸腔盈滿了熱燙的暖意。

  因為加班才能遇見這麼美好的雲彩,才能在這個時間遇到他也出來買包子。加班頓時成了非常美好的事情。

  

  《END》

  103.07.08

  –

  寫來紓壓用的(躺)

點閱: 17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Post comment